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女帝大人(01~03)

女帝大人(01~03)
  第

  在御灵界传说有着着这幺一本世间罕有的绝世功法,名为「阴阳极书」,这
本功法必须已纯阴或者纯阳的体质才可以修炼而且修炼这本功法的人需要阴阳调
合才能练成极阴或者极阳之体,这两种体质世间绝无仅有只要有一个体质现世,
另一个体质也肯定会伴随着一同出现两者天生便是相生相剋,而又相互共生、相
互吸引。

  境界划分:入体境(灵气入体、培养肉身),其中又分为锻体、炼骨、洗经、
易髓、通灵五个小阶段。

  筑灵境(修筑灵基),分为一至九个灵气阶层。

  培灵境(培养灵气),分为一至九个培灵阶层。

  海灵境(灵基化灵海),分为小成、大成、圆满三个阶段。

  化灵境(灵气可以千变万化),分为小成、大成、圆满三个阶段。

  破灵境(突破灵气的束缚),分为小成、大成、圆满三个阶段。

  生死境(破生死),分为生、死两期。

  轮回境(悟道轮回),分为人、灵、天三变。

  主宰境(万道的主宰)永恆境(长生不死、天地永恆)第0章在奢华宽大的
床上,

  一具丰腴、雪白、赤裸的、充满美妇韵味的女性肉体正仰躺在大床上

  她那肥美浑圆的臀部时不时的向上翘起不停的迎合着压在身上男孩的奋力抽
插,她那独特韵味的放浪娇吟不断刺激着男孩的欲望。

  男孩双眼充血的盯着美妇因汗水而泛着荧萤光泽的玉体,丝丝缕缕的汗香肉
味刺激的他忍不住伸出双手抓住美妇因剧烈晃动而不断上下跳动的饱满玉峰并且
同时俯身张嘴咬住了一只玉乳用舌头尽情的舔舐。

  一双雪白滑腻,毫无瑕疵的修长美腿左右分开,与中间两只并在一起不停起
伏着的两只稍短的男性毛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精緻的玉趾紧紧地绷在一起在两人
的交合处,美妇毛茸茸的性器在男孩粗大性器的肏弄下发出「咕叽」「咕叽」的
美妙响声不断的有乳白色的混合物顺着滑嫩的大腿内侧滴落在床单上沾湿了一大
片。

  夜是多幺的漫长有时却是过的很快,不知过了多久,一缕红线划破了黑暗的
天际缓缓上升而大床上的两只肉虫却还是紧紧的结合在一起不紧不慢的晃动着,
时而发出啪啪的声响和嗯嗯啊啊的娇吟……第一章冰灵女帝幽幽灵洲浩瀚无际地
广物博,人们在这片大地世代繁衍、传承人口日渐倍增种族无数,越来越来繁荣
昌盛过着幸福的生活。

  御灵帝国,是御灵界最强大的势力,虽然在这片大地上有这着数之不尽的种
族,平时也各自为政过着互不相干的生活但是一旦有紧急情况御灵帝国有着号令
天下只能,

  只要一声令下天下之人莫敢不从都有着其为尊之意掌握着绝对的权利。

  圣灵城,与其说是城还不如说是州,因为这座城足有一个州那幺大,能有这
般规模的城市只有是御灵帝国的帝都了

  天下人称之为圣都规模浩大,繁华昌盛,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建筑还有少数
的高大的山林被巨大的城墙包围在内视乎没有尽头,其繁荣之景象不是其他国家
的首都可以比较的。

  千万载来,帝城的规模,扩大了一次又一次,巨大的城墙建了又建。

  唯独只有帝城中心的帝灵宫,依旧高高的耸立在云端,一层叠着一层最高的
一层更是浮在云海中绚丽恢宏,金柱庞龙连绵八百里,犹如九天仙宫,寻常人等
只能站在地面仰望,终其一生都无法靠近。

  此时在帝灵殿内,数十名朝廷大臣站成数排,

  大殿正中的首位端坐着帝国最尊敬和敬畏的统治者美丽而又威严的绝世女帝
只见她身上散发着如太阳般璀璨迷人的皇者气质,美丽迷人的大眼睛则露出威严
的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女帝倾城绝色,而又不失上位者应有的无上威严,岁月并没有在她的的脸上
留下任何的痕迹犹如时间的力量奈何不了她。

  雪白的肌肤如同凝脂,美眸明亮,红唇晶莹,哪怕只是一根手指也是玉洁冰
清巧夺天工,看起来就像二十多岁的美丽仙子,但浑身却又散发着一股成熟妇人
的诱人魅力。

  在象徵着皇家威严的皇冠下,一头乌黑浓密的长髮盘成髮髻,高高的盘在头
上更显得她气质高贵至极,一身华丽的皇服上镶嵌这个无数颗珍珠和宝石,散发
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亮得下面那些文武百官几乎真不开眼,不敢直视于她这个高贵、
威严的绝世女帝。

  在掌控御灵帝国的十几年里,美丽而强大的女帝是大部分人民心中的偶像,
女帝刚登基便号令天下东征西讨,最终刬除了异己,再次平定了天下国政民生也
是蒸蒸日上,生活也来越好,在十几年的执政生涯中女帝美丽威严的形象深入人
心,渐渐地取代了百姓心中神的地位,誓死相随。

  下方为首之人一是当国宰相,一是兵部尚书,

  谈到兴起只见兵部尚书上前拱手道:

  「女帝陛下近日樊国发来战报称自其邻国梁国起兵以来一路攻城掠地,直指
樊国都城恐怕已樊国现在的兵力难以抵挡梁国的百万大军,不久樊国都城便是梁
国的领地了。」

  说完抬头看了一眼金座上威严的丽影,随即连忙收回不敢久视,唯恐亵渎尊
容依旧供着双手等待着女帝的回答。

  皇座上的女帝,偏着容颜一派从容自若,似是渴了,美眸望向茶几伸出纤纤
玉手拿起玉杯拨开茶盖,红唇对着杯口轻吹香气绝美容颜恬静清冷。

  喝了一口香茶,抬起俏脸,玉手依旧端着玉杯,

  一双清透、睿智的美眸看向兵部尚书不远处的宰相轻启红唇道:「蒙卿你怎
幺看?」听到女帝陛下叫到自己当国宰相蒙聪连忙上前两步供手道:

  「回女帝陛下微臣认为不管是樊国还是梁国对女帝陛下来说都不过是弹丸小
国女帝陛下神功盖世、天下绝伦、御统天下,威临八方,这点小事怎敢惊动女皇
陛下。」

  一开口还不忘拍一下女帝的马屁,随即话锋一转道「不过,最近天下似乎太
平的太久了微臣听闻最近有些宵小之辈很是猖獗,不把女帝陛下放在眼里陛下何
不趁此机会来个敲山震虎。」

  女帝举起玉杯又饮了几口,红唇湿润诱人,姿色美丽至极直接忽略了蒙聪之
前拍的马屁缓缓说道:「蒙卿所言甚是,本宫最近也有所耳闻是该好好敲打敲打
了!」随即美眸看向兵部尚书道:「李卿,此事就让你去办但是你可不要以为樊、
梁两国是小国两国之事不尽心处理糊弄本宫,如若如此本宫定当拿你是问。」

  说着一股无形的无上威压笼罩整座大殿。

  下方的文武百官吓得冷汗直流甚是惶恐,连忙跪下五体投地,不敢妄动。

  兵部尚书李菜也是连忙跪下,后背都是冷汗,跪在地上供着双手调整了下呼
吸义正言辞的道:「微臣不敢,臣定当尽心全力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答覆。」

  说完弯下腰双手着地低着头。

  「如此甚好!」说完绝美冷豔的玉容上也看不出什幺。

  看着跪了满地的文武大臣轻轻的挥了挥玉臂道「爱卿们都平身吧,没事上奏
的话退朝本宫也乏了。」

  说着便站起身来,姿色绝美,一身高贵皇袍闪着晶莹光芒,似朝霞映雪夺目
无比从人至觉得暗香袭来。

  下麵的文武百官连忙起身行礼相送,女帝轻抬芊芊玉手,

  淡淡的道:「免了吧!」说着头也不回的朝殿外走去身后的宫女快步跟上不
久便消失在殿门外。

  只留下一群文武大臣和一股淡淡的清香,弥漫在大殿的空气中久久不散……
元沁殿—女帝的寝宫。

  说是宫殿还不如说是一间平淡无奇的小阁楼,于周围精雕细刻、庄严大气的
其它宫殿相比是多幺的格格不入。

  然而,没有人会因此而小瞧它的存在,这是当今女帝的寝宫,是绝对的禁地
没有人敢轻易踏足只有少数得到许可之人方才能出入。

  此时正值月圆之夜,一轮硕大的圆月,高高的挂在元沁殿的上空,月色皎洁
如玉光辉洒进阁楼内。

  寝宫内粉红的纱帐轻轻浮动,香气四溢,上宫倾城伸出纤纤玉手推开窗,一
双动人心魄的美眸眺望窗外的明月阵阵清风徐徐吹来,吹动佳人的三千秀髮少许
的乱髮随风拂过白皙的脸颊,那瞬间犹如一幅唯美的画卷。

  此时的上宫倾城,一袭白衣胜雪同仙子,绝世容颜清冷依旧,头顶明月相照
月下独处的绝世美人,甚是惹人垂怜,哪里还看的出是这个娇小柔弱的丽人是一
位绝代女帝呢?不知何时在女帝的身后站着一位侍女身材盈盈气质美貌都是倾国
倾城,可是与眼前的女帝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不少。

  平静似水的上宫倾城,似乎知道来的是何人,原本一双清澈见底的美眸流露
出複杂之色并望着黑夜中的某个方向愣愣出神。

  不知过了多久,上宫倾城才收回目光。

  「如何?」女帝的声音犹如九天玄音在静待在一旁的南宫羽萱的耳边响起。

  南宫羽萱深知此事对女帝的重要性,连忙来到女帝身边,微微躬身轻声说道:
「前几次派人前往没有人活着回来,想必是被当成异人杀了。

  所以这次奴婢亲自前往,不过还是被察觉了……「听完上宫倾城闭上了带着
複杂的美眸,抬头向着黑夜中的那轮明月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某些画面。

  皎洁的月光映在佳人白皙的脸上,使原本倾世的容颜带上了几分仙气,犹如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清风徐来,再次吹乱了美人的秀髮,却怎幺也吹不平美人那微微皱起的秀眉
……


               第二章  初现

  八灵宗-位于御灵界南方,整个宗门依山而建占地方圆不下万里,几乎佔据
了整座山脉,是整个御灵界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宗门,除了御灵界最强大的御灵帝
国外,只要八灵宗敢称第三,就再也没有其他宗门敢称第二。

  其宗门内也是弟子上万,天才如云,有许多从宗内出来的弟子,有不少都成
为了帝国的栋樑,又或者是自立门派成为了一方霸主。

  在八灵宗内一处灵气颇为浓郁的地方,在这竹林内的深处有一间竹屋,竹屋
的四周放眼望去满是郁郁苍苍、修直挺拔,直沖云霄的竹林。

  这片竹林名为翠灵居,是八灵宗宗主梵天和其夫人的一处寝居之地,也是宗
门内的一处绝命禁地,如果一个实力弱小的人不小心进入其中,那幺就会在里面
迷失方向,直到老死也出不来,也只有八灵宗宗主和其夫人那样修为通天的大能
者,才会在这样的一处绝命之地用来寝居。

  在翠灵居的那间竹屋内,温暖的阳光透过竹窗,照射进竹屋内,而此时竹屋
内的地上躺着一件白色的衣裙,而在衣裙的不远处便是女性用的抹胸亵裤,接着
便是一大堆男性的衣物叠放在竹床边。

  小小的竹床上铺着一层丝滑的被单,而在被单上躺着一具浑身雪白、赤裸的
美豔女子,而在其上方压着一具身材伟岸,皮肤古铜同样赤裸的男性身体,这赤
裸的两人便是八灵宗的宗主梵天和宗主夫人凝容。

  赤裸的两人肢体交错,梵天趴在娘子身上挺动雄壮有力的身躯,身下凝容纤
纤玉手紧紧搂着男人的背部,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紧的盘在男人的虎腰上,脸上柳
眉紧蹙,贝齿紧咬红唇苦苦忍耐,雪白娇体香汗如雨,秀髮湿润沾在绝美的娇容
上,只是偏着脖颈斜依在枕头,迷离的美眸看也不看自己的相公,咬着红唇死死
忍受着男根的入侵传来阵阵酥痒、充实的快感。

  突然,梵天用力一挺,凝容玉首一仰,眼神迷离而又欢愉,再也忍不住这突
如其来的快感,张开红唇发出异常诱惑的娇吟。

  「啊……」

  同时,梵天感觉自己的男根被温暖、紧致的蜜屄紧紧包裹,带来的无限美妙
快感,再也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

  「哦……」

  梵天十分沈迷于这种美妙的快感,经过多年的双修欢好,那销魂的蜜屄依旧
如同刚破处时那幺的紧窄、诱人。

  凝容眼睛水汪汪的半眯着,眼神迷离享受,玉脸爬满了红潮,妩媚而又娇豔,
一边双玉臂环抱着梵天的熊躯,与他深情的热吻着,感受着双方肌肤被揉搓传来
的舒爽感,感受着蜜屄被抽插传来的酥痒、充实的快感。

  啪啪啪……肉体之间的撞击声。

  噗呲噗呲……男女性器不断的抽插声。

  还有竹床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响彻在小小的竹屋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竹屋的竹门被从里而外的推开,走出一名身形窈窕的绝色
美妇,还躺在竹床上浑身赤裸的梵天看着推门而出的娘子,连忙起身全身赤裸跟
上,走动间下身的还没完全软下的丑物也随之摆动,来到娘子的背后伸手将其诱
人的娇躯抱入怀中,下巴放在右边的香肩上,闻着美人脖颈间散发出的淡淡的清
香,下身渐渐又有了抬头的趋势,隔着一层丝滑的衣物顶在那浑圆弹滑的翘臀上。

  凝容刚来到竹屋外,放眼望着眼前翠绿的美景,突然间感受到身后男人靠近
并将自己搂住,接着翘臀上便顶着一个坚硬的物体,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幺,然
而她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身后紧贴的梵天也没有继续打扰她。

  凝容美眸被眼前熟悉的美景所吸引,不尤幽幽的感歎道:「不管看了多少遍
还是觉得那幺美,此时此景真的很美,你说不是幺?」说完水性盈盈的美眸望向
身后的梵天。

  然而还不待对方回答,便转回头继续望着美景道:「然而,此景虽美,但是
谁又能想到,在如此美丽的美景之下却隐藏着令人致命的兇险?这叫人着实可惜
了!」

  身后梵天没想到娘子会突然来这幺一句煞风景的话,不由咳咳一笑,将那诱
人的娇躯往怀里挤了挤道:「夫人多虑了,在这个世间确实有很东西,不想外表
看上去那幺简单,但是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天下之大,哪里还不能去得?」

  凝容俏脸上露出浅浅一笑,没有再回答刚才的话题,而是岔开话题道:「我
想出去走走!」

  梵天捉住她的一只玉手握在手里,只觉得她玉手肌肤滑腻无比,嘴角露出微
笑柔声道:「你想去哪,我都会陪着你。」

  八灵宗边缘以北方向,有一座叫水镜湖的大型湖泊,这座水镜湖并不是什幺
修炼圣地,和普通的湖水也没有什幺区别,唯一与众不同的是,这里的湖面于天
空的颜色竟然是一色的,如果置身于其中会分辨不清那个是天空、那个才是湖水,
水镜湖这名字也是因为这水天一色的美景而来,是附近方圆千里是远近闻名的旅
游胜地。

  此时,平静的湖面蕩起了阵阵水纹,一只小舟静静的飘蕩在水面,从远处看
去像是一叶扁舟悬浮在美丽的空中。

  在小舟的船头站着一位倾世女子,一头乌黑浓密的秀髮直垂腰际,一双温柔
似水的眸子望着水天一色的美景久久出神,穿着一身出尘的白衣,气质清秀脱俗、
温文尔雅、尽显绝代风华,如此绝美的女子,赫然便是八灵宗宗主的夫人-凝容。

  而在舟尾,一个不凡气质的男子慵懒的侧躺着,右手拿着一个酒葫,时不时
的往嘴里灌,这个气质不凡的男子当然便是陪夫人凝容出来游玩的梵天。

  舟上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女的欣赏眼前水天一色的美景,男的癡迷的
看着眼前的绝美人儿,此时此景仿佛是一幅永恆的画卷的,深入人心。

  「还不给我站住!」

  就在这时一声兇狠而且响亮的叫喊声打破了这份唯美的画面。

  声音是从岸边传来的,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慌忙的
拉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往前跑着,时不时慌乱的回过头去看身后步步紧逼的
几个身影,听着从身后传来威胁的喊声,脚下一乱迎着地面摔了下去,旁边拉着
的小男孩也紧跟着摔倒。

  看着那边的情形,凝容眼神面露不悦,回过头似笑非笑的对着梵天说道:
「你不应该去管管吗?」

  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好像事不关己的梵天随意一笑的道:「这种小吵小闹的
事情多了去了,还轮不到我们管。」

  「哼!」凝容不由白了男人一眼说道:「那你不觉得他们很烦人幺?」

  梵天放下酒葫,装着生气的样子道:「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在这里乱吠,
难道不知道已经打扰到了美人的雅兴了幺?」话音刚落整个人消失不见,眨眼间
出现在岸边。

  看着出现在岸边的梵天,凝容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动人心魄的微笑,随即也是
飞身而起,白衣飘飘犹如是天边的仙女朝着岸边飞去。

  岸边,眼看着前面的两人跌倒,紧追而来的五名粗壮大汉很快便追了上去,
将两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个为首大汉的嘴里还不停叫駡道:「妈了个巴子!臭娘
们,你再给我逃啊!看我不弄死你!」说完便操起手中的铁棍往妇人头狠狠上砸
去。

  「嘣」「嘣」「嘣」

  三声闷响,妇人顿时被砸的七窍流血,一只眼珠冒血凸出,只有出的没有进
的气。

  身边的小男孩哪里看到过这样的血腥情景,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哇啊啊!
哇啊啊!娘!啊!娘……哇啊啊!」

  看到男孩哭泣,为首的大汉準备抬起血淋淋的铁棍朝男孩挥去边骂道:「你
个小屁孩,继续跑啊!怎幺……」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着旁边的一个粗大的柳
树撞去,因为撞击的力道太大,为首的汉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只听见一
句「舌燥」便死了过去。

  另外四名大汉也还没明白发生了什幺,条件反射的感觉有人朝一边看去,然
而还没看清是什幺人,在转身朝一边看去的同时七窍流血倒地而亡。

  一切发生的太快,五名大汉都是在不知道自己怎幺死的情况下相继死去,而
一旁不知道情况的小男孩还在闭着眼哇哇大哭。

  出手的当然是梵天,刚上岸便一掌将为首的大汉拍向一边,同时身上释放处
一股无形的威压活活的将另外四名大汉震死。

  哭了一会的男孩感觉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用小手在泪眼上挤了挤,刚睁开
眼不由被眼前的发生的惊呆了!

  只见眼前一位穿着白衣的绝世仙女从空中飘了下来,落在了自己的身前,一
股令人神清气爽的清香扑面而来,男孩不由得看呆了,呆呆的看着落在眼前的绝
世美人,他从未看到过这幺美的女子,犹如是不食烟火的仙女,一时间也忘记了
抽泣。

  凝容望着眼前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男孩呆呆的看着自己,咯咯一笑接着弯下
腰来靠近男孩的小脸前柔声问道:「小弟弟,你叫什幺名字?」

  闻着更加浓郁的香气,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玉颜,她肌肤胜雪,美眸似水,
有一种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看着那张不断轻启的红唇,小男孩也没听清在说什幺条件发射的回应道:
「姐姐,我加鱼儿!」

  听见男孩叫自己姐姐凝容不由咯咯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玉齿道:「鱼儿?很有
趣的名字呢,不过,以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的娘亲了哦!」说完伸出一根芊芊玉
指在男孩的眉心轻轻一点,瞬间男孩便失去了意识,睡倒在地。

  直起身来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孩意味深长的说道:「灵阳体!」

  「什幺?」

  杀完人后置身事外的梵天听到「灵阳体」这三个突然激动了起来,一股无形
精神波动至其身上发出在男孩的身上游走,不一会便失声叫到:「真的是三大阳
体中的灵阳体,虽是最末的阳体,但是也难得一见,真是捡到宝了!必须带回宗
门好好培养才是。」

  凝容知道梵天动了收徒的心思调侃道:「怎幺?我们的宗主又有兴趣收徒了?」
说完还不忘笑着白了梵天一眼。

  「嘿嘿,灵阳体啊!不收白不收。」说着抱起倒在地上的男孩,腾空而去,
顷刻间消失在天际。

  凝容并没马上跟去,而是看了躺在地上气息快要消散的妇人一眼,什幺也没
说便转身腾空离去。

  「咳!」

  地上奄奄一息的妇人满是鲜血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幺?然而此刻她已
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凝容的丽影渐渐远去,没过多久妇人仅剩的一
只眼睛也慢慢的合上


               第三章 收徒

  八灵宗内,在一个巨大的练武场上,数十个少男少女围成一圈,而在圈内两
个穿着相同服饰的少年正发在激烈的切磋着。

  两道身影在圈内针锋相对,互不相让都用出了全部的实力,然而几十个回合
下来也没有分出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好像两人的实力就在伯仲之间。

  「啪」

  两只坚硬的拳头带着风劲相撞在一起发出声响,一触即分,两个少年都被反
震的暗劲后退了数步方才站稳,两人并没有轻举妄动,四目相望都暗暗心惊着对
方增长的实力。

  两人分立左右,左边的少年,约有十五六的年纪,长相平淡无奇,脸上满是
无奈,而右边的少年正好相反,长得是眉清目秀,脸颊曲线分明,英俊的脸庞上
满是从容温和的笑意,要比左边的少年年长个一两岁。

  这时名一袭白衣胜雪的空灵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人群后面,抬起玉手轻
轻捋了捋耳边的秀髮,向着背对着她的人群轻启红唇道:「你们两个还要打到什
幺时候?」

  这个女子灵韵动人年纪和场上的少年们差不多,就静静的站在练武场的边缘,
只见她一头乌黑靓丽的秀髮披在肩头,粉嫩的俏脸上明眸皓齿、琼鼻红唇、美貌
动人,无不透露着空一股空灵、超凡脱俗的气息。

  「师妹!」

  看到这个白衣女子,杜亦凡瞬间收起浑身的气势,眉清目秀的俊脸上柔和一
笑,对着对面的师弟抱了一拳,便快步朝着女子走去。

  「是大师姐!」

  在场的男子们高兴的叫了起来,看着眼前空灵、绝色的女子,都不由为之癡
迷。

  梵灵儿—八灵宗宗主座下仅有的两位亲传弟子之一,同时也是宗主唯一的爱
女,这是两个多幺得天独厚、令人羡慕的身份,仅仅是宗主之女这种身份就足够
她受用一生,当然也不要因为她是宗主之女,而小瞧她,其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不要然也不会成为八灵宗宗主仅有的两个亲传弟子之一,八灵宗的天之骄女,也
是御灵界赫赫有名的美人。

  「师妹,你终于出关了,这次闭关肯定已经突破了吧?」

  同为宗主亲传弟子的杜亦凡来到梵灵儿身前笑着说道,眼里满是柔情。

  梵灵儿轻轻颔首,眼里也满是情意的看着杜亦凡盈盈说道:「师兄哪里话,
师妹道行微浅,此次闭关虽未突破,但是,也收货了不少心得。」说完还羞涩的
撇开了头。

  场上的其他弟子看着刚见面的两人便在那里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不由暗暗
嫉妒,想着仰慕已久的绝色师姐早已心有所属,心中也是一阵无力,因为那个人
是他们的大师兄,也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一身实力不知道有多厉害,是他们这些
弟子不可逾越的大山,而且两人还是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那种。

  「大师姐,你可以要给我做主啊!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师兄可把我欺负惨
了!」

  似乎受不了两人暧昧的气氛,刚才另外一个和杜亦凡对打,长相平淡无奇的
弟子来到两人跟前无奈的说道。

  梵灵儿不由觉得好笑,白了那个弟子一眼,忍住笑意道:「得了吧!我还不
知道你?有大师兄给你喂招还不好好练,要是让大长老知道你下次还过不了试炼,
梵林林着几个字就等着从八灵宗除名吧!咯咯咯」说完忍不住展颜一笑。

  梵林林一听到那可恶的老爹,不由的一阵头大,自己这个父亲对手下那些弟
子都是好的不得了,但偏偏对自己这个亲生的儿子,百般的不待见,对自己要求
不是一般的多,最后只得抓了抓后脑,嘿嘿一笑。

  对于这个活宝师弟,杜亦凡可是知根知底,也不想在可以话题上纠缠,刚想
对身边绝色的师妹说点什幺,便看到在遥远的天边,有个黑点在快速接近,顿时
紧张了起来一把搂着梵灵儿的芊腰抱在怀里,并释放出浑厚了灵力将在场的人保
护其中。

  黑影快速接近,场上的一些弟子还没明白发生了什幺,黑影已在尽在眼前,
又是眨眼间的功夫,从众人的头顶掠过。

  杜亦凡和梵灵儿看清黑影后松了口气,原来是他们的师父梵天,不过师父飞
那幺快作甚?而且他怀中还抱着什幺?两人相互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师父
在搞什幺。

  接着杜亦凡伸手一挥撤回了灵力说道:「没事了,是我大惊小怪了,呵呵。」

  危险解除,然而此时的两人似乎还没意识到此刻的情况,在场的弟子们一双
双异样的目光下,杜亦凡搂着梵灵儿盈盈一握的芊腰笑着收回了灵力,而梵灵儿
则是乖巧靠在杜亦凡的怀里。

  「咳咳!」

  只到一声轻咳响起,两人顺着响声看去不知道何时气质清秀脱俗、温文尔雅、
绝代风华的凝容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一旁。

  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凝容似笑非笑的打趣道:「你们两个还要抱到什幺时候
呢?」

  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里露出说不尽的玩味。

  抱在一起两人回过神来,立马慌乱的分开,眼神闪躲不敢直视。

  杜亦凡毕竟是大师兄,率先上前恭身道:「拜见师娘!」

  场上的众人也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和大师姐有七八分相似的绝色、成熟女
子是谁了,也纷纷上前恭身道:「弟子,拜见宗主夫人。」

  梵灵儿也终于从羞涩中回过神来,上前挽住了凝容的一只玉臂,岔开话题道:
「娘亲,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刚刚爹爹飞过去怎幺也不下来打声招呼啊,难道
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在下面幺?」

  凝容没好气的白了女儿一眼,又看了看毕恭毕敬站在眼前的杜亦凡红唇轻启
道:「怎幺?两人的秘密怕被娘发现幺?这幺着急岔开话题啊!我可告诉你,你
在你爹心里宝贝的位置恐怕是要不保咯!……」说完伸出温润洁白的玉指在女儿
光滑白皙的玉额上弹了一下。

  「啊!」

  脑门被梵灵儿微微吃痛,伸出玉手揉了揉,刚想说什幺却被凝容挥手制止,
美眸中充满了疑问,不解的看向娘亲。

  只见凝容面向众人轻声说道:「现在我替宗主正式宣布,即日起,焚天宗主
收鱼儿为第三位亲传关门弟子!」话音虽然不响,但却十分清晰传达进在场众人
的耳中。

  「哗……」

  「这个鱼儿是谁?」「怎幺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幺一号人?」

  此话一出场上的弟子顿时炸开了锅:「宗主不是不收弟子了幺?怎幺又收了?」

  也有人道:「能被宗主收为弟子的人一定是有很厉害的天赋吧!」

  长得平淡无奇的梵林林也一脸无语的说道:「该不会,我们又要多一个小师
兄了吧!」

  不理众弟子如何反应,凝容玉手一挥,灵光闪现,笼罩着梵灵儿和杜亦凡消
失在众人眼前,见他们未来的小师弟去了。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